刘昉。(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红网时刻记者 王义正 长沙报道 三十而立,四十" />
主页 > 上海新闻 >

导演刘昉:三十出头,我们活明白了吗?

2020-11-28 07:54


原标题:导演刘昉:三十出头,我们活明白了吗?
[img]//society.yunnan.cn/pic/003/025/474/00302547472_d0c31870.jpg" />
刘昉。(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红网时刻记者 王义正 长沙报道
三十而立,四十不惑。
三十出头,惑,亦不惑。
刘昉正是在三十年出了很多头的年纪,拍了一部电影叫做《三十出头》,来探讨人们在这个年纪的惑与不惑。
“电影,本身就是带有探索和思考的产物,把80后的故事,通过电影讲给90后、00后,这是一种精神的传递。”刘昉是湖南青年导演中以运用视听语言叙事,深读人物思想而见长的一位。
《三十出头》是一部工业题材的主旋律电影,将于2021年中上映。2021年对于80后而言,已入不惑,而对于90后而言,却才刚刚三十出头。
[img]//society.yunnan.cn/pic/003/025/474/00302547473_ca44cc98.jpg" />
《三十出头》的电影海报。
三十出头的《三十出头》
2004年进入湖南广播电视台工作,担任摄影、摄像记者、编导,2012年辞职创业。
那一年,刘昉三十出头。
然而,市场的风浪,却将这个想闯出一片属于自己天地的年轻人拍得晕头转向,父母的支助和自己工作多年的积蓄也付之东流。
巨大的迷茫从心底油然而生,“都三十出头了,我到底活明白了没有?”刘昉说,彼时他心灰意冷,开始怀疑自己的选择。
2017年的一个下午,刘昉约好友肖海平在长沙月湖边的一家茶楼里喝茶,将心底的无数个疑问抛向了这位挚友,期待能从他那里得到些许启示。
“一壶茶,我们喝近4个小时,都是30出头的人,我们到底该怎么活?”刘昉称,那天下午的“茶话”称得上是他人生的一场“湖畔会议”,“我可能当时没能明确自己要怎么活,但我至少知道了方向。”
刘昉注意到,有同样疑惑的不仅仅是他一个人,而是80后这一庞大群体。
“80后是中国改革开放后的第一代人,我们的成长伴随着中国社会的巨大变革,市场经济的冲击,价值观念的撕裂,文化认同的重塑,物质生活的渐进,太多太多。”刘昉说,正是在那个时候,他萌生了拍摄一部关注中国小微企业,关注80后的电影,因为这正是如今中国社会的中流砥柱,记录他们的成长经历,对于历史或是现实都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有一次,刘昉在宁乡采访董明珠,董明珠告诉他,“创业不一定是开一家公司,而是把一件自己擅长的事,做到极致。”
于是拍摄一部献给实业报国人士的电影、献给中国工业的电影,一部拍给80后的电影的想法更加坚定。
[img]//society.yunnan.cn/pic/003/025/474/00302547474_3dd022ed.jpg" />
《三十出头》剧组合影。
掰开“卡脖子”的手
《三十出头》讲述的是湖南小伙周兴国艰苦创业,克服重重困难,终于自主研发出行星类减速机,走向真正的中国制造之路的故事。
刘昉出生于湖南郴州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一名高级工程师,这让他从小对机械有着多于常人的接触。
2016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刘昉认识了一位从事制造业的80后老板,而这个人正是周兴国的人物原型。
“他就是研发制造减速机的,目前已经取得了突破,成为全国一流,全球先进的减速机制造企业,但他创业的经历却让我感到震撼。”刘昉说,认识这位80后老板,让他有一种“要请客吃饭,桌子摆好却没有菜,正在发愁时菜自己来了的感觉。”
减速机在现代机械中应用极为广泛,是把电动机、内燃机或其它高速运转的动力通过减速机按照传动比进行减速,从而实现机械的预想操作。
简而言之,减速机就是工程机械的“关节”,大到工程塔吊的转向,小到汽车雨刮器的快慢。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变形金刚要完成一个勾手指的动作,就是靠减速机来实现的。”刘昉说,虽然看起来并不复杂,但这是一项十分冷门的技术,中国长期处于落后地位。
衡量减速机的先进与否有一项标准跟芯片有点类似。最先进的减速机叫作“行星减速机”,只有拳头大小,而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只能制造大个头的减速机,跟澡盆一样大。
“现在,我们常说的一个词叫‘卡脖子’,而减速机的技术,是‘卡脖子’的技术之一。”刘昉说,国家在发展中会被世界格局“卡脖子”,企业在发展中会被技术“卡脖子”,人在成长中同样也是被这样那样的因素“卡脖子”。而唯一能做的,就是把那只“卡脖子”的手掰开,才能拥有更美好的明天。
“三十出头的人被命运‘卡脖子’了怎么办?难道坐以待毙?”刘昉想用周兴国的故事告诉所有人,80后是奋发图强,永不言弃,敢于向既定格局叫板,绝不向现实屈服的一代人。
电影里的自己和自己的影子
《三十出头》是一部小成本电影,拍摄时间只有15天,取景地包括上海、东莞、长沙,主要演员只有5个人。
电影中,周兴国正打算自己创业时,妻子发现自己怀孕了,让他进退两难。在东莞湖南街开小商店的母亲知道消息后,为儿媳准备了不少好吃的交给周兴国。
在回家的路上,三十出头的周兴国迷茫地吃着母亲为妻子准备的桂圆、红枣,突然发现袋子中有一个信封,里面装着几万元钱,那几乎是母亲所有的积蓄。
“那场戏,我们并没有要求演员哭,但饰演周兴国的演员黄华却突入情感爆发,一瞬间哭得稀里哗啦。”刘昉告诉记者,演员的表演张力让他那一瞬深深被感染,躲到一旁哭了一场。
三十出头的我们,在面对这样的迷茫和无奈时,往往是父母、家庭给我们无私的、毫无保留的帮助和支持。“这是很多80后都经历过的事,包括我自己。”刘昉说,而报答亲人的唯一方式,可能就是尽最大努力,不辜负他们的信任和支持。
15天拍摄100场戏,每天要拍8、9场,基本每天都是早上6点开工,凌晨两点收工。以最敬业的态度和最用心的制作来完成这部电影,这是刘昉和他的团队回报这份支持的方式。
“电影的拍摄过程,其实跟一个人的成长过程一样,都要经历各种困难、挫折、艰辛,在实现自我的突破后,才能收获自我认可和获得感。”刘昉说,他在电影拍摄中看到了自己,以及自己身后的影子。
[img]//society.yunnan.cn/pic/003/025/474/00302547475_99bce97d.jpg" />
电影拍摄中的场景。
戳中了时代的“痛点”
刘昉告诉记者,《三十出头》不仅仅是一个故事,而是要表达一种不求人、靠自己、不服输的精神,在观照现实的同时,刺痛和叫醒现实。
电影里,周兴国在用汗水积累到第一桶金后,决心研发行星减速机。当时世界上技术最先进的是德国和日本,于是周兴国聘请了从日本留学回来的工程师为自己工作,结果人财两空。
“现实中同样如此,一个人也好,一个国家也好,有些关键的东西,必须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否则就难以真正实现命运的‘自主可控’。”刘昉说。
在刘昉看来,三十出头的人,要有自己的方向,而选择的这条路,必须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没有什么捷径可言。而这个方向,必须是符合社会发展趋势的方向,方向对了,才能走得更稳、更快、更远。
电影和现实里,那位研发行星减速机的湖南老板,受益于湖南发展制造业的决心,将企业研发部门搬回湖南,一步一个脚印最终取得了成功。
“我想表达的是,一个人的命运和一个国家的命运其实是紧密相连的,也是同向而行的。我们在追求自我价值时,要把自己放进社会、国家的发展中寻找定位。”刘昉说。
在《三十出头》的试映会上,一个90后的姑娘看完以后哭了整整半个小时。或许是感动,或许是共鸣,也可能从电影里找到了她想得到的答案。
“至少说明,这部电影真的戳中了这个时代很多人的痛点。”刘昉说,他相信,这部电影能够帮助更多的人,在三十出头的年纪,找到自己的那一席之地。
“我这一生唯一能让我痴痴念念的就是电影了”,刘昉最后说,他将永远把镜头对准这个大时代背景下的小人物,去表达对这个时代、这个时代下的人的精神的敬畏之心。(王义正)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
精彩推荐 更多>>
为什么公交车和大巴的窗户要设计
“千年果乡·茂县有李”2020第三届
女生独自去首尔安全吗?是怎样的
心情不好时,一个人出去旅游,你
【工行环球PLUS白】温州龙湾机场贵
文章推荐
原味网站恋物原味原味短丝袜买原味内裤原味买卖网址原味白丝香港验血黑丝袜原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