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上海汽车 >

造车新势力长江汽车破产清算 母公司自顾不暇

2020-12-03 15:28


  造车新势力杭州长江汽车有限公司(简称“长江汽车”)进入破产清算,中国证券报记者实地探访了解到,厂区已有法院工作人员、律师进驻。大部分员工已离职,有的员工被拖欠了一年多的工资。
  长江汽车曾风光一时,母公司为港股上市公司五龙电动车。业内人士表示,造车新势力已进入淘汰赛阶段。在补贴大幅退坡的背景下,造车经验不足等因素导致长江汽车走到今日境地。
  进入破产清算阶段
  近日,中国证券报记者来到位于杭州余杭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杭州长江汽车有限公司总部,园区内有两幢约六七层的大楼,不时有人员来往,但门口戒备森严。
  公司目前已进入破产清算阶段。保安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除了有门禁卡的员工,只有接到公司一位曹姓管理人员的指示后才能放人进去。“如果没人带,就算进了园区也没有用,很多办公室、楼层的门都锁起来了。”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到,法院工作人员、律师等已进驻园区开展破产清算工作。
  相邻的长江汽车厂房已封锁起来,园区西侧的路也已被封。
  下午五时半,园区的员工鱼贯而出,大都穿着印有“长江汽车”字样的工作服。一位在园区工作了三年的总装车间员工小李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长江汽车和长江乘用车是两家不同的公司。长江汽车的商用车早已停产,进入破产清算阶段;而长江乘用车目前照常运营,员工正常上班。
  “工资还在照常发,每个月五六千块钱,4-7月因为疫情停发了工资,后来一直没说要补,这期间我们活儿照干。8月以后,工资发放恢复正常。我们乘用车车间总共两百多人,都在照常开工。”小李说。
  长江汽车的员工则没有这般幸运。小李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那边(长江汽车)一年多没发工资了,很多高管也一样,应该是在等法院最终清算后的结果。”
  天眼查显示,2015年长江汽车与简式国际汽车设计(北京)有限公司、北京紫荆聚龙科技投资有限公司共同出资成立长江乘用车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34%、33%、33%。
  记者了解到,长江汽车和长江乘用车的员工都在同一个园区工作,原来整个厂区共有一千多名员工,如今长江汽车的员工几乎走光了。
  对于在乘用车公司今后的收入能否有保障,小李表示很担心,“目前我们的合作方只有零跑汽车,手上还有一百多辆车的代工订单在做,这批做完后就没有订单了,后续工资能不能正常发也很忐忑。”
  零跑汽车相关负责人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长江汽车与公司并无直接关联。公司与杭州长江乘用车有限公司的合作一切照常,业务未受到影响。
  26日将召开债权人会议
  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显示,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近日公告,法院根据杭州万途商务服务有限公司的申请,于8月24日裁定受理杭州长江汽车有限公司破产清算一案。
  公告指出,长江汽车债权人应于11月11日前向管理人申报债权,并于11月26日上午九时以网络会议和现场会议的方式召开第一次债权人会议。
  “从目前情况看,26日参会的债权人有四五百个。”长江汽车破产清算管理人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对于长江汽车的资产评估及债券申报具体情况,以及破产清算后的走向,该管理人称没有明确指向。
  法院发布的裁定书显示,经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调查,截至7月28日,本院另有105件以长江汽车为被执行人的案件尚未履行,申请执行标的约2.66亿元;以长江汽车为被告的未结诉讼案件34件,立案标的约9.45亿元。长江汽车自认现对外负债本金近30亿元、利息1亿余元,拖欠2019年12月以来的职工工资约4000万元。
  天眼查显示,关于杭州长江汽车有限公司的司法风险高达1056条。其中,开庭公告260条、法律诉讼166条、失信信息7条、被执行人信息8条、破产重整信息2条。公司法定代表人曹忠等相关人员收到127次限制消费令。
  母公司自顾不暇
  资料显示,长江汽车的前身是成立于1954年的杭州公交客车厂,后因经营不善企业濒临破产。2013年港股上市公司五龙电动车(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五龙电动车”)的前身中聚电池注资重组长江汽车。
  2010年,李嘉诚以0.73港元/股的价格,买入中聚电池4亿股份,且此后多次增持。2014年,该公司更名为五龙电动车。2015年李嘉诚的持股比例一度升至8%,成为第三大股东。
  2016年,长江汽车成为最早一批拿到国家发改委批文的新能源车企。2017年12月,在工信部公示的第302批《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中,长江汽车再度现身。2016年4月,五龙电动车投资51亿元推出了电动车品牌“长江EV”,一期年产能为10万辆,二期年产能为30万辆,杭州工厂正式投产。随后,长江汽车相继成立了贵州长江、深圳长江、成都长江等子公司。
  尽管手握“双资质”一副“好牌”,但随着补贴大幅退坡,造车经验缺乏等原因使得公司后续推出的产品不尽如人意。长江汽车网站显示,公司旗下共有四款车型,包含“奕阁”“奕胜”“益众”“逸酷”,其中前三款为电动商用车,“逸酷”为小型纯电SUV。但“逸酷”自2016年4月发布至今仍未上市量产交付,而电动商用车在2019年下半年以来相继停产。
  “长江的打法似乎有问题。重心放在电动客车这一领域,这个市场很小,并有比亚迪(170.020, -5.88, -3.34%)这样的头部玩家。在资金、品牌力等方面和比亚迪相差悬殊,竞争困难太大。”汽车行业资深分析师梅松林向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
  而长江汽车母公司五龙电动车也自顾不暇。财报显示,五龙电动车连续多年亏损。2015年至2019年,净亏损分别为3.2亿元、1.9亿元、4.9亿元、17.87亿元及17亿元。此外,五龙电动车自今年7月2日起已在港交所停牌,其市值仅剩4.76亿港元。
  “不成功的原因有许多,包括没有踩准补贴步伐,没有合格的产品,或者是内部管理出现问题等。长江汽车并非个案,造车新势力已经进入到淘汰赛阶段,有些人离门槛还差得很远。”梅松林说。(记者 崔小粟 高佳晨)

标签:

相关文章推荐
精彩推荐 更多>>
穿了四年的户外鞋经历了什么KEEN
谁有熊猫麻将群1元群2元群_熊猫麻
《2021美好生活宝藏书》定义成都美
大量假冒CRISPI品牌登山鞋,谨防上
熊猫麻将亲友圈2块群_熊猫麻将一元
文章推荐
香港验血武汉供卵助孕江苏代孕地址